35年婚姻,離婚念頭忍了30年,直到外孫半夜哭著驚醒:婚姻中,女人切忌「將就」

少年夫妻老來伴,陪伴是老年夫妻最重要的核心,在陪伴的過程中,是彼此照顧還是彼此折磨?

走過漫長的35年婚姻,是什麼樣的執念,讓一個女人在人生暮年執意離婚?又是什麼原因,讓她委曲求全,忍耐30年之久?

通過別人的婚姻生活,或許你能找到自己人生的片段,又或許,她就是曾經的你。

分享人 林嘉華 女 58歲

01

我們那個年代,很少有自由戀愛,都是媒妁之言,然後相處一段時間,感覺差不多就直接進入談婚論嫁階段。

結婚前,老伴對我還好,是那種你說不出來他哪裡好,但又找不出毛病的那種人,在雙方父母的催促下,就結婚了。

都說女人有兩個版本,婚前是精裝本,婚後是簡裝本,男人呢?同樣有兩幅面孔,婚前對你疼愛有加,百依百順,婚後對你吆五喝六,置若罔聞。我也沒逃脫這樣的婚姻。

沒有孩子前,事情不多,他所有的自私自我,只要包容一下就過去了。女兒出生後,家務多了,責任多了,他的本性就像俄羅斯套娃一樣,一個接一個就出來了。

孩子小時候,因為剛出生沒多久,婆婆就給喂了奶粉,導致腸胃受到了損傷,經常哭鬧,所以,為了哄她,我沒吃過一次熱乎完整的飯。

趁孩子睡著了,我把飯菜做好,他先吃,吃完了從來不說抱一下孩子,換我吃飯,常常是我把孩子哄睡了再去吃飯,

飯菜涼透了,或者被他吃的所剩無幾,還有很多家務要做,就隨便對付幾口,日積月累,就落下了胃病。

女兒四歲的時候,一天高燒39度,哭著喊著要爸爸,我往他單位打電話,讓他請假回來一起帶孩子去醫院就醫,

可是他以走不開為名,讓我自己去,無奈,我請求鄰居大爺騎三輪車帶我們娘倆去的醫院。

他一夜未歸,好在第二天孩子退燒了,他回到家卻不聞不問,沒事人一樣,對我們母女的冷漠讓我心涼。

他嗜酒如命,有一次,晚上和朋友喝的酩酊大醉回來了,吐了一地,我把女兒放在床上,趕快給他清理污穢,女兒一個翻身差點從床上掉下來。

第二天早晨,他竟然炒了一個小菜,拿盤花生米又開始喝,我說:「你昨晚喝得吐一地,早晨又喝,你不要命了?」

我出於關心,沒想到他嫌棄我嘮叨,怒不可遏,站起身就把盤碗掃到地上摔個粉碎,不解氣,還把桌子掀了:「我在單位受領導氣,回來還要受你的氣?」

他的咆哮把女兒嚇得哇哇大哭,在單位工作不順心,回家拿老婆孩子撒氣。在那一刻,離婚的念頭在我腦海竄了出來,但是很快被我打消了。

我們那個年代,不管是好是壞,隱忍和妥協是婚姻的本質,不像現在的年輕人,合則過,不合則散,從來不忍氣吞聲,

在和美圓滿的假像裡度日如年。離婚,是一件很丟人的事。不光自己被指點,父母家人也跟著臉上無光。

所以,大多數婚姻只不過是看似夫唱婦隨,實則貌合神離。

02

美國婚姻情感專家溫格曾經在書上對婚姻有過一句很形象的描寫:「即使最美好的婚姻,一生中也會有200次離婚的念頭,50次掐死對方的衝動。」

女兒慢慢長大,我的離婚念頭越來越強烈,但是,卻越來越克制,因為父母離異,對女兒的事業,婚姻都會有影響,

沒有人願意找一個家庭不健全的人作為婚姻的伴侶,這種家庭出來的孩子,性格陰鬱,自卑,敏感,性格存在一定的缺陷。

但是,在父母離心離德,口角不斷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,心理又健全到哪裡去呢?有時候真的不知道這樣湊合下去是對是錯?

在這樣猶疑不決中,婚姻熬到了退休年紀,女兒遠嫁重慶,就剩下我們老倆口,我以為隨著年紀的增長,他會有所改變,但是,老話說「江山易改本性難移」是不無道理的。

要說以前各自上班,面對面少,矛盾相對不多,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還能過下去,退休後,兩個人朝夕相處,大眼瞪小眼,不和諧日益凸顯。

為了避免和他相處發生矛盾,也為了打發時間,我被一個老姐妹影響著學起來廣場舞,這觸碰到了他的底線,

說我在大庭廣眾之下扭來扭去,傷風敗俗,把我穿的廣場舞服裝從我身上扒了下來,連同鞋子一起扔進了垃圾桶。

他認為我就應該在家裡做好一日三餐,把他伺候的服服帖帖,供他差遣,杯子放的位置不對了,菜淡了,湯鹹了,

煙灰隨處亂彈,衣服隨意亂扔,各種看我不順眼,不斷的找茬,躲又躲不出去。

強迫症,大男子主義,脾氣暴躁,吹毛求疵,並沒有隨著他年紀越來越大而減弱,我終於明白,年輕的時候,我寄希望於他終有一天會改變的想法多麼幼稚。

有一次,他把他的衣服隨手放進洗衣機按下按鈕洗了,洗完後,他喊我給他把衣服晾曬下,我當時正在洗碗,想著洗完再做,然後就給忘記了,誰知道他大發雷霆,說我把他的話當耳旁風,和我理論不休。

我把衣服晾完,他還不依不饒,這麼多年,我真的是不願意和他爭吵了,就想著惹不起躲得起,出去走走,等他消氣了我再回來。

當我回來的時候,發現門打不開了,他把我反鎖在外。怎麼叫門都不開,他隔著門叫囂:「你做錯事,不道歉不說,事情沒掰扯明白,你卻摔門而去?慣的你臭毛病。」

門外的我淚如雨下,這麼多年,到底誰在慣著誰?把自己老婆關在門外,這是個大男人的舉止嗎?

他沒有想過,雖然一門之隔,但是我的心卻已經遙之千里,再也不想回去了。

女兒體諒我的處境,她對我說:「媽媽,你來重慶,換個環境生活,也許會好一點,離我近點,我照顧你們也方便,我爸惹你生氣了,你也有地方訴苦。」

03

接受了女兒的建議,我們在重慶買了套房子,搬了過去。

到了女兒所在的城市,為了幫襯女兒,我承擔起照顧外孫的責任,每天接他上下幼稚園,雙休,女兒女婿在把他接回家。

一次,因為雞毛蒜皮,雞零狗碎的小事,我被他吵得頭疼欲裂,躺下準備睡覺,他在客廳故意把電視音量調大,

我讓他小點聲,不說還好,說了反而聲音更大了,他說:「你還是不困,困的狠了在你耳邊放鞭炮你都不會醒。」

那一夜,我渾渾噩噩,輾轉難眠,我徹底反思,雖然一大把年紀了,但是婚姻還有將就下去的必要嗎?

第二天,我把外孫送到幼稚園,就去了重慶唯一的朋友家散心。

晚上我提前一個小時去接外孫,沒想到路上堵車,眼看到時間了,我還被隔在路上,無奈我給他打了電話,讓他去接一下,我話還沒說完,

他就在電話裡咆哮起來:「我餓了,在家做飯,你一天到處亂溜達,不在家給我做飯不說,還讓我接孩子,我有三頭六臂嗎?」

最後,孩子是接回來了,我回到家,他摔盤子砸碗,和我發洩不滿,把外孫嚇得躲在我懷裡哭,半夜睡著了又在夢中驚醒大哭不止。

我心疼的抱著外孫安撫他,這一刻,我一下子心死了,我女兒就是在吵吵鬧鬧中長大的,我不能讓我的下一代在這種雞飛狗跳中成長,我不允許任何人給他的世界蒙上一層陰影。

我起身坐起來,起草協議書,從明天開始,我不再逆來順受的受委屈,我要不卑不亢做自己。

結語

人的大腦裡有兩套思維系統,一個叫感性,一個叫理性。

感性的思維像一匹烈馬,我一有情緒就奔騰而出,理性就像一根韁繩把你拉住。

很顯然,男主人公就是一匹任意妄為無人能馴服的烈馬,他肆恣踐踏妻子的自尊,他總以為她會一直忍受自己的不堪,

沒想到心總有被傷透的時候,這個世界,沒人可以無底線的包容你的壞脾氣。

女主人公能跑能動,自己能生活的好好的,憑什麼去要去忍受他的壞脾氣呢?打敗婚姻的不一定都是原則性的大事,反而是日積月累的心寒。

夫妻是雙方的付出,包容,需要兩個人共同的努力,反之,會越走越遠,直到勞燕分飛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