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到六十才明白:真正的放下不是沉默,而是放過「四樣東西」

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。轉眼,我們這批60後,就要人到六十了。

人到六十,我們已經開始進入老年,這時候,我們已經懂得捨棄那些無謂的紛爭,懂得放下那些該得的卻得不到的,不該得的也得不到的東西的了。

有人說,人到六十,這是一個懂得看破紅塵的年齡的了,人到六十的人,是要懂得放下很多東西的了。

其實,對於我們這批60後來說, 到了六十歲的這個門檻,我們才會真正明白:真正的放下不是沉默,而是放過這四樣東西,紮心了。

第一樣東西:屈辱的經歷。

也許,在年輕的時候,我們曾經經歷過一些屈辱的過往。是啊,人活著,總要經歷奮鬥的過程,也許,在背井離鄉的時候,為了生活,我們不得不低下頭來,為了我們的生活,而四處奔波。

在這樣的一種人生閱歷中,我們難免會遇到這樣那樣的挫折和打擊,有時候,我們甚至還會經歷被人羞辱,被人打壓,甚至是被人踩在腳下的屈辱經歷。

如今,多年過去了,那些往事,壓抑在我們心中多年,我們也沉默多年,只是如今,這些屈辱的經歷,早就成為了一片飄零的紅葉,越飄越遠了。

於是,我們懂得了, 真正的放下,不是沉默,而是放過,一旦放過這些屈辱的經歷,我們就會變得更加天高雲淡,變得更加寵辱不驚的了,而放過屈辱的經歷,其實,也是在放過我們自己啊。

第二樣東西:憤恨的人事。

人活著,總要工作,總要接觸形形色色的人。也許,在我們年輕的時候,我們曾經和單位的同事,或者一起工作的某些同事,有過這樣那樣的紛爭和誤解,有的甚至會彼此背後一腳,讓對方不得開心顏。

這樣的紛爭,會讓彼此之間有了很深的誤會,乃至大大小小的矛盾和爭吵,有的甚至都一起受過這樣那樣的處分。

於是,彼此之間,在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時候,更多的選擇了沉默,選擇了不再往來。現在,多年過去了,彼此也都退休了,回頭想想當年的紛爭,也覺得自己實在沒有必要。

於是,在街頭碰到當年和我們紛爭的那個人時,我們開始打招呼了,因為 人到六十,我們終於懂得了,當年的沉默,不是放下,而只有真正地放過這些曾經讓彼此憤恨的人事,才是一種真正地放下啊。

第三樣東西:曾經的情仇。

也許,在年輕的時候,我們曾經深深地愛上過一個人。但是,並不是所有的愛情,都會有美好的結果,當我們用我們真情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卻往往會遭遇意想不到的打擊。

有的,是橫刀奪愛的仇恨,有的,是對方無情離去的憤怒,等等。當年,分手的時候,秋風中,蕭瑟的紅葉落滿一地,我們還是強忍著痛苦和委屈,大方地《 擁抱你離去》。

當看著自己曾經深愛過的人,就這樣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了,我們又怎能不潸然淚下的呢?於是,在接下來的日子裡,我們有過對對方的憤怒和不滿,有過對對方的一些仇恨式的懷想。

有時候,偶爾見到對方,我們也是用沉默來回擊對方當年的無情。 而如今,多年過去了,我們已經懂得,真正的放下不是沉默,而是一種放過,也許,各自安好,才是最好吧。

第四樣東西:自己的過去。

每一個在自己年輕的時候,都會有過「激情燃燒的歲月」。在這樣的一段歲月的裡,也許我們曾經幼稚過,曾經莽撞過,曾經不知天高地厚過。

也正因為自己的年輕無知,所以,我們曾經做過不少的錯事,甚至還傷害過不少的人,而同時,我們自己也跌得個頭破血流。

「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」,當我們經歷的挫折和打擊多了,我們就漸漸地學會了用沉默來抗爭自己這樣那樣的委屈和痛苦,自己的莽撞和無知。

當歲月扭轉,當滄海已成桑田,當我們步入了人到六十的門檻,我們才猛然醒悟: 原來,真正的放下不是沉默,

而是一種放過,也許,放過自己的過去,就是放過自己,從此,往後餘生,我們安安靜靜的生活,才是最為正確的事情吧。

用戶評論